欢乐的卡其色:第39章 十天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我转过头来,才发现桌上有一张两寸见方的菜单,上面用英语和繁体中文写着菜名,我大致扫了一眼,几乎是内地各地小吃,有刚刚隔壁桌大块头点的成都老冰粉,还有南京鸭血粉丝汤,以及驴肉火烧等。

    仇莲看着我认真看着菜单的样子,笑道:多伦多的唐人街,就像你看到的这样,这个附近没有特别的高楼大厦,虽然在国内可能显得比较普通,这条有些老香港味道的步行街也可能并不起眼,但在这里,对于我们来说,有时候恍恍惚惚地感觉好像离家很近。她的神色黯淡下来,好像有些伤感。

    外面的天色渐渐亮了起来,辽远而开阔,飘着淡淡的云。我无暇顾及窗外的景色,轻声问道:为什么住在离家这么远的地方?

    因为我想活着见到你。仇莲缓缓地说出这句话,盯着我脸庞的眼睛透出柔软温和的光,说着一只手抚上我的面颊。凄凄切切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让我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你的身体怎么样了?我的眼光有些躲闪,这样温情的场面我一向是见不得的,总少不了要落泪。

    可现在,这样温情的场景中,主角就是我。任我想怎么回避都是闪躲不开的。

    好多了,不过依然需要按时服药,定期检查。仇莲的声音有些悲苦。

    你来这里多久了?我终于忍不住问她。

    大概**年了吧,我想给你留下一笔财产。弥补这些年对你的亏欠。仇莲说到这里,微微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你恨我吗?仇莲突然正色道。

    来之前我就想过这个问题,其实这些年我偶尔想过有仇莲一起生活的场景,因为没什么印象,我也从没因为生命中缺少母亲这样的角色而受到什么言语上的打击。

    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没有拥有又何谈失去吧。

    其实能见到你挺高兴的。我看着仇莲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哦?是吗?仇莲原本凄切的目光升起一抹笑意。很明显,她听到这句话很是意外。

    你和六金以前的事,他跟我说了七七八八。不是你的错,我们现在过得很好。我微笑地看着她轻轻地说道。

    仇莲听完,一只手捂着嘴哭了起来,她只是闭着眼睛,紧皱着眉头,并没有发出什么声音,蓦地,松开手,长吸了一口气,眼睛红红地看着我,谢谢你,我心里这么多年的包袱终于能放下了。

    正说着,仇莲点的几个小菜都上齐了。

    吃完饭,仇莲开着她红色的小轿车,带着我在附近的生活广场和瑞尔森大学转了一圈,不知不觉,我竟然靠着车椅的靠背睡着了。

    醒来的时候,仇莲并不在车上,汽车停在一条街的路边,靠近我的这一侧的车窗从上往下稍微露出了一条细细的缝,有轻轻的凉风淡淡地飘进来,扑在我的脸上,车里开着暖气,并不觉得凉。

    我睁开眼,往车窗外看了一眼,车窗正对一家店门,定睛一看,仇莲站在店里的橱窗内侧和一个背着旅行背包的年轻女孩说话,女孩穿着黑色的羽绒服,穿着深蓝色的牛仔裤,头上戴着一顶红色的贝雷帽,金色微卷的头发从帽子里伸出来,一直垂到肩膀下面5厘米的位置。她手里拿着一条刺绣的披肩,摸了摸,然后试穿在身上,仇莲笑着跟她说话,顺手帮她在镜子前整理了一下。

    由于离得比较远,我听不清她们说了什么,但是看到仇莲的笑,心里有种莫名的幸福感。

    她真是一个美丽的女人,即使到了不惑之年,依然风姿绰约。

    金发女孩打包了手里的中国民族风的披肩,心满意足地走出店里。仇莲往我的方向看了一眼,走上前来。

    我推开车门,走出来。仇莲走过来,试着拉我的手,我握住她的凉凉的手,仇莲显得不太适应,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道:本来想带你去市中心逛逛的,没想到上车没一会儿你就睡着了。外面有些吵,你到楼上睡一会儿吧。我就在楼下,需要什么喊我就好。

    我想把行李拿下来,仇莲说不急。望着我疲惫的样子,仇莲拉着我走上楼梯。

    楼上看起来是一个小家的样子,一厨一卫一室一厅。窗台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盆栽,还有吊兰,错落有致,屋子里有淡淡的香气,到处打扫得干干净净,陈设摆件透露着小资生活般的精致。

    仇莲领我进她的卧室,让我好好休息。

    一连几天,我都只在仇莲店里帮忙,帮她盘点货物或者布置展台,她知道我即将高考,英语占的比重不小,有时候聊天故意讲英语,顺便纠正我的发音。

    我发现仇莲是一个很热爱生活的人。

    周围的邻居大都是华人,她见到熟人就会介绍:hey,这是我女儿,刚从国内来看我。

    她的人缘不错,都说同行是冤家,但我看周围的人是真心喜欢仇莲这个人。

    她爽朗,大方,热情,不会像其他旅居国外的华侨商人斤斤计较。

    每天晚上7点,仇莲都准时关门下班,早上六点准时起床。

    这些天来,我发现仇莲的优点只多不少,她是一个十分自律的人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